coneysekii

【恋与制作人】乘风而起 08

QAQ,我爱白起,我爱玻璃渣

乌咕隆咚:

*前文  01   02   03   04   05   06   07


*第八章,8是一个好数字,十章就可以完结,十全十美










乌云翻滚,雷电轰鸣,飓风猛烈地拍击着砖墙,发出哀鸣一般的嘶吼,世界倾斜,地面发出摇晃的巨响,建筑崩裂解析,细沙如瀑布垂直流下,掀起的漫天尘沙遮住她的视线。




地面裂开一道巨大的缝,一切都被无形的力量碎裂,向下凹陷,她踉踉跄跄,拼尽全力往飓风中心跑去,越靠近源头,气流的波动逐渐平稳,时间变得十分缓慢,砖墙掉落的速度慢如乌龟爬行。




一个男人蹲在地上,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女,暗红的血液犹如花瓣绽放一点点往外漫延,流到她的脚边,就仿佛颜色鲜艳的油画。




男人在哭。




他一边伤心地哭一边双手颤抖地胡乱擦去少女脸庞的血,却怎么擦也擦不干净。




她不确定地、生怕打破这幅哀伤的死寂景象一般,小心翼翼地唤道:




“学长?”




听见她的轻喊,白起慌乱地抬头,眼眶发红。




神色茫然。






头顶的天空猛地塌陷,掉落的沙石迅速形成一个黑色的漩涡把她整个人卷进去。悠然睁开眼,灰褐色的尘沙变成平整的天花板。




她撑起身体,深夜很静,没有一丝风打扰,冰冷的寒意却爬上她的背脊。她拿起手机,立刻拨通电话,屏幕的荧光幽幽亮起,仿佛是世界最后一丝光芒。




如果预知没有出错,在一切还来得及挽回之前,她必须得做点什么。












“所以,这就是你大半夜不睡觉跑来吵醒我的理由?就因为听了Eve的预知梦?”




我双手环胸,一脸不爽地看着面前这个总是乱来的人,任何人三更半夜被叫醒都不可能还顶着一张笑脸迎人,哪怕我喜欢他,我现在只想送他一串窜天猴。




“你现在跟我走。”白起斩钉截铁地说,“她的预见不会出错。”




“明天吧,”我睡眼惺忪,懒懒地打了一个呵欠,“白警官,抓人也要按照基本法,今晚先放过我行不行,还要不要睡觉了。”




“不行,”白起坚定地否决,不自觉搬出军官命令的铁血口吻,“现在,立刻,马上。”




我实在不想大半夜跟他私奔,要逼退这个人轻而易举,我兴致盎然地歪头看他,故意拖长音调调侃道:“你这么紧张我,是不是喜欢我啊?”




“事到如今说这个,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?”白起想也不想地大声凶我道,“我喜欢谁你会不知道?”




这坦然直白的回答让我措手不及,空气凝固得像一块冰。后知后觉地,白起仿佛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出什么,脸色一点点变红,他犹豫半秒,带着些许慌乱羞赧,嘴拙地解释:“我是说,你喜欢我……不,我喜欢你。”




我几乎要被他拙劣的告白逗笑,这层纸破得太轻易,倒不如说怎么现在才捅破。我不多做扭捏,爽快地点头,“我承认我也喜欢你,比你以为的喜欢还要喜欢,爱那么多的喜欢,”我平静地看着面前这个人,他的睫毛上停着一只蝴蝶,随着呼吸的频率轻轻煽动翅膀,它太脆弱,风一吹就碎了。我必须得小心保护它。




“但是,警察先生,哪怕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,这并不代表你有权利三更半夜带我走。”我无奈地朝他摊手,“我当然爱你,很遗憾这份爱还没到可以为了你杀死睡眠时间的地步。”




白起怔愣两秒,他不假思索地问道:“那么,是你丈夫就有权利了吧?”仿佛害怕听到拒绝,他抢在我出声前迅速宣布道,褐眼闪着耀眼的灼灼光芒,“听起来有点疯狂,我们结婚吧。”




“哈?”我惊愕地看他。




等等,这已经远不止疯狂的地步了吧?他脑子被风吹傻了?还是我在做梦?




“总有种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的感觉,”白起见我一脸难以置信,干脆破罐子破摔,“你也说过,任何东西必须依靠自己争取,这天下根本没有免费的午餐,我现在想和你做一个交换。”




“交换?”




“对,只要你和我结婚,你的人生从此交给我来保护,我会拼死保护你。”




“你要换走我的什么?”




白起凝视我好几秒,无比缓慢地,无比认真地对我提出誓言,“相应地,请你永远留在我身边。”他的声音融入深夜的鸟鸣与清凉的月色中,变成顺着敞开的窗户呼呼灌入的夜风,潮湿而温柔。




我呼吸一滞,这笔交易太划算,令人难以拒绝,“才刚告白完就结婚,会不会进展太快?”我依旧摇摆不定。




“是吗?我还嫌不够快,可惜民政局明早才开门。”Evol是风的白起如是说。




我撑着额头苦笑,“话说Evol夫妇有前例吗?”




“目前没有,我们就是第一对,怎么样?和我一起开创先河?”




“我是一个很糟糕的妻子,这样也没关系?”




“没关系。”




“哪怕我禁止你爬窗,不然就别想进家门,也没关系?”




“没关系。”




“有一秒犹豫了!”




“但还是没关系!”白起想要糊弄过去似地、面红耳赤地大声盖过,“总之,你愿意不愿意?”问话里充斥着没有根据的勇气与迷之确信——在这里退缩的话就输了。




扑、通。听到这问话,我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中剧烈地碰撞一下,心脏也仿佛被他捏在手心里挤压,用一点力就疼痛入骨。




白起是一颗水果硬糖,甜则甜,但若急切地去尝,只会锋利地划破血淋淋的舌头。我长时间凝视他,盯得眼睛都开始发酸,那双充满生机与活力的眼眸里一如往常倒映出我的影子,死寂的影子,“不行……还是不行,”我努力说着,话语带点间断,“因为、因为、”




我不想让喉咙的哽咽太明显,却因为难过变得滞后,“真正的我——”




理智在尖叫着,“千万不要说!”刺耳地尖叫着。




“早就死了。”




我的思考终究还是以白起优先。




我不敢直视白起的脸,只能低着头用颤抖的声音说着一切,“四十多年前,我替代Eve被送到组织,他们却怎么也查不出我的Queen基因,对我反复刺激,一群智障,怎么可能会成功,我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啊,直到有一天他们抓到真正的Eve,我想着太好啦终于可以放我回家了。组织也够吝啬,在我身上浪费多少就要我加倍偿还,正巧研究人员的女儿出任务失败死亡,绝佳的平凡Evol可不能被浪费掉,正巧有一个最佳容器……”




我把声音放得很轻,“这副躯体是人体实验的残次品,他们为了我能更快适应Evol经常以增大器官损耗为代价,现在可能最多只能活十年,或者三个月,甚至更短,白起,”我安静地问他,“就算我是这样的怪物,也没关系吗?”






“不是早就说了吗,没关系。”




听到白起平稳的声音,我猛地抬头,视线模糊一片,才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,实在有太多液体顺着我的脸颊滑落,我抬手想要擦掉,有人的手先一步抚上它,“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,”白起温柔地替我擦掉脸上的泪水,看我面露疑惑,他叹气,用哄小孩一样的声音静静地说道,“之前也说过,你很奇怪,年幼的事一般人不会记得特别清楚,还有,你说恋语中学你读书时没有种银杏,李尔王这个名字,你不记得自己的生日……并不是不记得,因为你就是生日当天被组织抓走,还被伪造成车祸死亡。”




“这段日子,我也并不是闲着什么都没做。你不要太小看警察。”他无奈地说。我瞪大眼睛,无法思考的大脑只流出疑问,“既然这样,为什么?”




“但是,在知道这一切的前提下,我依然选择你。”




白起的嗓音具有说服力而温柔,“未来只有十年也好,三个月也好,三秒也好,”白起俯下身,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我,声音平缓,“我只认定一个真理,我们活着的只有现在。”他摘下黑色耳钉放在我的手心,然后举起我的手,狠狠在无名指的指关节大咬一口,“这两个算押金,戒指明天补给你,不许拒绝。”




耳钉搁在发汗的手心有点不舒服,我出神地望着手指上一圈红肿的咬痕,深刻且用力,但这份印记十几分钟后也会消失。这大概是我两段人生中最荒唐、最莫名其妙、最轻描淡写,却也最疯狂的求婚了。和我期待的一点也不一样。




太随便,真的太随便了啊。但是、




“手给我。”我对白起平静地命令道。




“什么?”




“求婚的答复啊。”我递给他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,直接一并举起他的手,手指擦过温暖的掌心,沿着纹路穿插进去,十指紧扣。我专注地看着他,一字一句、无比缓慢地立下誓言,尾音由于心脏的痉挛而颤抖,“向给了我生命、感情以及存在的意义白起起誓,我会保护你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都会陪在你身边。”




“你又胡乱发誓,”白起责怪我,语气却是欣喜快乐的,他露出胜利的纯真微笑,“其实一句话就够了,你愿意永远留在我身边吗?”




我松开他的手转而握住,在白起柔和得让人想要落泪的目光下,于掌心处认真地敲三下,我敲得很轻,敲一下说一个字,仿佛用尽所有力气,哽咽地说道:




“我,”


——救




“愿,”


——救




“意。”


——我






“薇雅拉?”白起注意到我连声音都在颤抖着,担心地喊了我一声。




“没事,”我吸吸鼻子,板起一张脸,尽职地发布作为白夫人的第一条命令,“现在你去买个戒指过来,我就跟你走。”




白起叫苦不迭,“大半夜商店哪里会开门?”




“我管你,”我冷酷地说,摆出爱慕虚荣的嘴脸,“我跟你说,最少也要给我六克拉,完美切割六边形。”




白起只当这是我一贯的冷幽默,谢天谢地他这么认为了,“你要戒指对吧?”他信誓旦旦地说,“等着,我会给你一个全世界最大最闪亮别人看了都会羡慕嫉妒你的钻戒。”




心口炉火般温暖,我笑着挥手,“千万别最后给我一个易拉罐环,我会感动哭的。”




离开前,“白起。”我喊他。




“嗯?”




此时我感觉自己终于能告诉白起一切,那些过去没有说的做的。“再见。”我轻声说,然后突然说不下去了。




白起却自然接上我的话,“明天……不对,今天见。”




而我知道,不会再有今天了。










我轻手轻脚地关上房门,深夜的房间里,关门的声响再轻,也足以引起另一人的注意。




男人从书籍里抬起头,手抵在电脑椅边缘,身体微微前倾,他朝屋外比划几下,让狙击手撤退的手势。他穿着黑色华达呢套装,看上去相当优雅,他放下书本,神色在背光中晦暗分明,“你的盆栽该浇水了,需要我给它换个花盆吗?”




“那倒不用许教授费心。”我不在意地耸肩,“左右它的主人都要走了。”




许墨轻笑,“你是个聪明人,要是真带你走,我说不定就杀了他。”




“我也不是那么难约,有事可以电话微信联系。”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“用得着大费周章当面谈?”




“面对面邀请比较正式,”许墨温和地说,吐字和语调堪称完美,“我以为人类会更喜欢正式一点的方式。”




“我只有一个请求,能不能让我留一封信,”我低声问道,“像你说的,人类喜欢正式一点的方式。”




许墨皱了皱眉,似乎不理解我为何多此一举,一切的举动在他眼里都是垂死挣扎,他很快松开眉头,礼貌地点点头。




临走前,我用余光瞥一眼悬挂在窗台上的风铃,它静静地挂在那里,无声无息。




它没有响。








晨光熹微时,清脆的铃声姗姗来迟。




“喂,”白起急躁地翻窗进来,他开心地询问道,“戒指我拿来了。可能大小……”




话语兀地停住。




室内空无一人。




流转着璀璨光芒的圆环叮铃掉在地上,仿似那里无人存在。






被窗帘卷进的风掀起桌面的信纸,阳光渐渐暗下去。然后是敞亮的居室,转动的世界。


规划的一个个未来,慢慢地,都暗下。








「白起,我走了。我说过我很怕死的,这座城市太危险,你身边危险重重,多加保重,下次可不会那么幸运被我捡到啦。别来找我,风吹过的时候,我想我会非常非常想你的。




时至今日,组织坚信Evol可以被激发,但却只认同对生存有利的Evol,红皇后假说正确与否已经无关紧要,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引领人类走向强大,而是推翻人类,建立一个更强大的王国,这是我的看法。希望多少能帮助你。




最后,身为一个evolver,没能尽全力去帮助世界,和你一起对抗组织,懦弱地逃跑,你的妻子是一个没用的胆小鬼,我深感抱歉。」






—— TBC ——




一直在想,白起怎么会喜欢上“我”呢?


写着写着,答案自己就出来了。


 白起想保护的东西太多了,但是谁来保护他呢?


“我”是所有人当中唯一一个会主动保护白起的人,看到他的正义与守护,会对他说“没关系,你只管往前走,别回头”,明明超级怕死,但也为了他做很多牺牲,明明希望白起去救她留下线索,又认为白起力量不够怕他会贸贸然送死而骗他说离开。


正因如此矛盾和复杂,白起才会喜欢“我”啊。



评论
热度(103)
  1. coneysekii乌咕隆咚 转载了此文字
    QAQ,我爱白起,我爱玻璃渣

© coneysekii | Powered by LOFTER